当前位置:首页 > 市场行情 >

在童装第一村 你知道什么最牛吗?

来源:网络  编辑:大块头  阅读:2019-01-03 22:06

  300多家加工企业,8000余名外来工
  “在这里,工人是最牛的”
  ——探访温州“童装第一村”

  谢蓝珍在珠岙村一家童装厂干了近20年。时间自由、多劳多得是她留下来的理由。

  从温州市区出发,向北过瓯江10余分钟,鳞次栉比的厂房、一栋栋三四层小楼便出现在绿水青山中。这个建设得如小镇般整洁的地方,就是被称为温州“童装第一村”的珠岙村。

  依山势起伏、规划整齐的街道两侧,随意走进一栋小楼,机器运转的声音立刻涌入耳中。一层是设计部,二层是流水线,三层是手工生产部,这是大多数家庭作坊式童装加工厂的布局。这种生产形式的企业近300家,占全村童装企业的90%,外来工达8000余人。最忙时,从这个村产出的童装一天就达到20万件,去年全村总产值达7.8亿元。

  近日,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走进珠岙村,近距离探访这个和改革开放同时代发展起来的村庄。“在生产一线工作的几乎都是外来工,两个熟练工合作,一天能做100多条童裤。”36岁的外来工谢蓝珍告诉记者。

  “工厂要始终保持开工,以保证工人的稳定性。”小县官童装厂老板吴妙淑说道,旁边其他厂老板笑着附和,“在这里,工人是最牛的。”

  童装厂里的外来工

  将白色宽边松紧带折进布条,叠好后放到裤腰位置,在五线锁边机下转一圈,15秒不到,一个裤腰上好。不一会儿,谢蓝珍就将手边的20条童裤整理好,拿到拉腰机前锁边、压线。她告诉记者,再压下裤脚,今天的生产任务就算完成了。另一套机器旁,她的丈夫余效柱正在做最后的裤脚活儿。“做一整件比较好,不腻。在流水线上只做一个环节太单调了。”谢蓝珍说。

  1999年,因家庭条件不好,16岁的谢蓝珍早早跟着师傅离开了家乡江西省都昌县,来到珠岙村做裁缝工。“父母说做衣服的人在屋里,没有风吹日晒,比较轻松。”就这样,谢蓝珍进入天依角童装厂,一干就是近20年。“厂里货量比较稳定,收入有保证,来了以后就没想换。”

  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,6点半开工,除去中午休息,直到晚上8点半厂里关电,谢蓝珍和丈夫才会结束一天的工作,回到厂房后面的夫妻宿舍匆匆烧饭、洗漱。“货量大就忙些,偶尔没货时就休息,反正多干多赚。”在各家工厂,这些工人的工资通常是计件,每件平均6元左右,谢蓝珍夫妻俩每月能收入近万元。除了每月停工休息两天,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早早上工,直到厂里关电。对谢蓝珍来说,厂里做工时间自由是她最喜欢的,因为多劳多得,还能边做工边和身边人聊两句,让她觉得很轻松。

  晚上6点,珠岙村里不少厂房还亮着灯,透过窗子不时可见三五个工人带着口罩在机器前忙碌着。“这里灰尘很大,必须带口罩,否则呼吸难受。”谢蓝珍解释道,快速缝好的裤边带出一簇簇边角料,不一会就在她的脚边堆成堆。谢蓝珍头顶的黑帽子和手边的机器上积满了毛绒灰尘,甚至纤细的睫毛上也落上了绒毛,她对此已经习以为常,“年轻时抵抗力强不觉什么,这两年开始时有过敏、发痒的情况了。肩周炎也几乎每个人都有。”一天下来,谢蓝珍的手指已经被牛仔布料染上颜色,她笑着说,“回去多洗几件衣服就下去了。”

  从一家到数百家

  珠岙村的童装产业兴起于改革开放初期。1983年,曾在一服装厂做过副厂长的李勋妹回村创办了第一家童装厂,吸引了当时周边80%的农闲妇女等人前来打工。逐渐地,供不应求的市场促使已经积累起经验的村民自办工厂。到2012年左右,童装厂最多时一度达到400余家,吸引外来工1.5万人。

  康益服饰负责人回忆,5~10年前是珠岙村童装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,“当时公司规模大,有两三百个工人,其中50%~60%来自江西、安徽,其他来自贵州等地”。随着市场扩大需求量增加,从公司离开后自立门户的有20多家工厂。“我们就像一个孵化器。但多数都是良性竞争,互补合作。”

  这里多数童装生产企业规模不大,限于家庭内或亲戚朋友间合伙,服装销往全国各地。“我们一年要推出四五百个版型,保证服装质量和款式紧跟市场,这样才能保证订单稳定。”天依角童装厂厂长郑小贤说,“只有订单多了,工人才能多做多拿,不至于因为没活儿而离开。”

标签 童装

免责声明: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